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石原慎太郎的中国血统

来源:http://www.kaichuangyinwu.com 作者:平安彩票 人气:104 发布时间:2020-03-08
摘要:石原慎太郎,日本著名右翼保守政治家,小说家、画家。石原慎太郎是国际知名的反华和反美分子,石原慎太郎一直否认日本在军国主义时代所犯下的各种罪行。 昨天,石原离开东京都

石原慎太郎,日本著名右翼保守政治家,小说家、画家。石原慎太郎是国际知名的反华和反美分子,石原慎太郎一直否认日本在军国主义时代所犯下的各种罪行。

昨天,石原离开东京都。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在5月10日的《文艺春秋》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名为《弃猫,提起父亲时我要讲述的往事》的文章,对外公开了其父亲曾是侵华日军,并可能在中国杀害过战俘的往事。村上春树表示,父亲曾向他断断续续讲过参与侵华战争的经历,这也是他后来与父亲疏远的真正原因,因为他是侵华日军的直系后代,他的血液里流淌着历史的原罪,不得不接过父亲的战争记忆。

石原慎太郎个人爱好

据《读卖新闻》报道,大阪市市长、日本维新会党首桥下彻10月31日暗示将不会与石原慎太郎的新党合作。

作为日本文学八十年代的旗手,村上春树的作品多以清新浪漫的笔法与其他阴郁沉重的战后文学形成鲜明反差。但近些年来,对抗战争与暴力成为了村上春树作品的重要主题。从《奇鸟行状录》开始,村上春树就在追溯和反思血腥暴力的战争记忆。最近出版的《刺杀骑士团长》更是把矛头指向了日军在南京大屠杀的罪行,认为日本应该为过去的侵略战争真诚道歉。

石原慎太郎不仅是作家,还是个画家,他画的漫画也是有模有样的。

报道称,桥下彻10月31日在被问及与“石原新党”合作的可能性时称,“很难进行合作,虽然愿意与石原个人合作,但是与奋起日本党的成员在感觉上和年龄层上都很不同”。这意味着桥下彻领导的日本维新会将很难与“石原新党”在下届众议院选举上开展合作。

图片 1

石原慎太郎看起来情趣高雅,爱好帆船、喜欢海,和海的渊源很深,中学时代就驾船航海。

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上月25日宣布辞去知事职务,表明将与奋起日本党组建新的政党,自己出任党首。在组建新党之后,石原慎太郎有意与同样有着较强实力的地方领导人桥下彻合作,组成可与民主党和自民党抗衡的日本政坛“第三极”。 奋起日本党在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端及历史问题上持强硬态度,被视为右翼政党。

村上春树

年轻时石原慎太郎在海边拍了不少照片,出版多本以海为故事背景的书,他的有关海的箴言警句颇多。石原慎太郎曾经获得日本海洋文学大奖的特别奖。

石原正式辞职

村上春树的战争意识和反思代表了现代日本作家始终难以绕开的情结。二战期间,在法西斯军部的高压政策之下,明治以来形成的日本文学传统产生了断层,日本文人或是为军国主义大唱赞歌,火野苇平的“士兵三部曲”被奉为“报国文学”的样板;其他作家多是保持沉默,或是写一些无关时局,不痛不痒的作品。极少数激烈抗议的作家,像是小林多喜二和宫本百合子,只能面临被捕入狱甚至身首异处的遭遇。

石原慎太郎不仅在日本海活动,还到世界各地去看海。

称未留下遗憾

二战战败既给日本各界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冲击,同时也带来了日本文学的新生。在战争刚刚结束后的初期,传统价值破灭,对现实的不安和对未来的迷茫造就了一批极具反抗意识的文学作品,以太宰治、坂口安吾、田中英光为代表的无赖派作家就是这一时期的佼佼者。坂口安吾在《堕落论》中喊出“生存吧,堕落吧”的口号,道出了战后混乱失序状态下日本人的心声。

除了文学和海,石原慎太郎的兴趣还有网球、有氧潜水等。

据日本《产经新闻》10月31日报道,东京都议会10月31日下午举行临时会议,正式接受了石原的辞呈。对于自己担任13年多的知事一职,石原表示,没留什么遗憾。

不同于无赖派,另外一些“战后派”作家则在反思战争对于人性的摧残,这个群体包括了野间宏、大冈升平、安部公房、三岛由纪夫、等等。他们笔下呈示的往往是某种极限状况下的特殊体验,但却同时表现了具有普遍性的人类观念。野间宏具有纪念碑性质的作品,是 1952年发表的长篇小说《真空地带》。这部作品以同样滞重的文体,描绘出日本军队内部的惨无人性。大冈升平的《俘虏记》讲述了主人公在菲律宾战场上战败成为俘虏,顺带讽刺战后的日本沦为美国的“俘虏收容所”。

由于石原慎太郎在文学上的卓越成就,他从1995年起,一直担任日本最高文学奖芥川文学奖的评委。

在当天下午召开的东京都议会临时会议上,全体议员一致通过了石原的辞呈,标志着日本东京都长达13年半的“石原都政”落下帷幕。11月1日起,副知事猪濑直树将接替石原,行使代理知事权利。

日本战后文学的转折点也许是昭和三十年,当时石原慎太郎的代表作《太阳的季节》在激烈的争议中获得了日本文学的最高奖项“芥川文学奖”。虽然深受日本年轻一代的好评,石原的作品也得到了不少批评意见。批评人士认为,石原总在寻找一种反抗的对象,并将之表现为“被迫的抵抗”。石原虽然没有直接涉及战争,却潜在地迎合了右翼倾向的战争意识。

有趣的是,石原慎太郎亲自选拔的搭档、2007年开始担任副知事猪濑直树也是个作家,两人颇有共同语言,石原慎太郎甚至在公开场合称,猪濑是接自己班的合适人选。

石原在会上对东京都全体议员表示感谢,并称“东京都自此进行了一系列改革,这是大家一起合作和努力的成果”。临时会议结束后,石原向议会正副议长及各党派议员纷纷表示了谢意,并在都政府全体工作人员的欢送下离开了政府大楼。

石原获奖的三年之后,大江健三郎也获得了“芥川文学奖”,他的作品《饲育》以少年视野中的暴力和死亡来反思二战中的极端国家主义,从此开启了大江文学一以贯之的反战情结。大江健三郎和石原慎太郎的观念分歧,形成了日本战后文学两条不同的路径。

石原慎太郎家庭情况

关于自己的突然宣布辞职的原因,石原昨天在自家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职13年多,稍微有点儿长了。不过能够写出大量的小说作品,我也感到很满足,没有留下什么遗憾的事情”。人民

日本的反战文学中的战争对象往往是英美,背景也多以太平洋战场为中心,中国的角色时常被忽略,武田泰淳的《审判》、石川达三的《活着的士兵》等作品是少数把侵华战争作为主题或背景的小说。在日本的文化心理中,中国虽是战胜国,但击败日本的却是美国,英美才是日本需要模仿和赶超的对象。

石原裕次郎:弟弟,演员和歌手,1987年去世。

但更为严重的问题或许是,日本的战争文学多以受害者的视角看待自我,强调战争的残酷,战后的萧条和迷茫,很少真正地反思战争的侵略性质和作为侵略者应该承担的责任。1994年,大江健三郎在接受诺贝尔文学奖的现场明确表示,二战中日本侵略了亚洲各国,他“对日本军队在亚洲各国所犯下的惨绝人寰罪行感到痛心,应予赔偿”。但是,像这样的声音仍然是少数,大多数的战争文学回避了深刻的自省,而类似“笔部队”的作家甚至还对侵略战争大唱赞歌。

石原伸晃:长子,众议院议员,现任日本环境大臣。

为什么日本人对二战的侵略历史讳莫如深?村上春树的回答也许击中了要害:“今天的日本社会尽管战后进行了许许多多重建,但本质上丝毫没有改变。归根结底,日本最大的问题点在于:战争结束后未能将那场战争劈头盖脑的暴力相对化。人人都以受害者的面目出现,以非常暧昧的措词改口声称‘再不重复那样的错误了’,而没有人对那架暴力机器承担内在责任,没有认真地接受过去。”

石原良纯:次子,演员和气象预报员。

除了村上春树以外,日本还有哪些反思战争的文学作品?以下介绍几本还不为国人所熟知的反战文学作品,以及西方世界对于日本战后文学的研究。

本文由平安彩票发布于平安彩票,转载请注明出处:石原慎太郎的中国血统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