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钟建华:中国在非洲的机遇与挑战

来源:http://www.kaichuangyinwu.com 作者:平安彩票 人气:174 发布时间:2020-01-11
摘要:钟建华大使做题为“中国在非洲的机遇与挑战”报告 原中国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先生 2011年度学术性社团负责人会议 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研究员主持报告会 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钟建华大使做题为“中国在非洲的机遇与挑战”报告

原中国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先生

2011年度学术性社团负责人会议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研究员主持报告会

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研究员、世界历史研究所亚非拉史研究室主任毕健康研究员

张顺洪所长主持会议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报告会会场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世界历史研究所原所长廖学盛研究员

张椿年研究员讲话

2014年9月16日,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钟建华大使应邀到世界历史研究所做题为“中国在非洲的机遇与挑战”报告。 “非洲的重要性究竟在哪里?” 钟大使在报告会上提出了这个看似简单、平凡的问题。他说,单从能源、资源与销售市场看非洲,肤浅了一点,缺乏历史感、战略眼光和前瞻意识。要读懂非洲,首先要读懂中国自己的发展历程。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和发展的成就,及其对世界经济的伟大贡献,来之不易,超出最初的想象。回顾中国30余年的发展成就与问题,审视当下世界经济发展大趋势,人们必然把目光投向非洲。无论从长时段的世界经济史波动周期来看,还是研究近期内的各种经济指标,人们自然得出结论:非洲经济处于历史性的上升期;下一轮世界经济高速增长的地区只能是非洲。世界经济史充分证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几百美元到几千美元的国家和地区,存在极大的增长空间,必将拉动世界经济向前发展。 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经到了一个重要拐点,即从数量增长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我们决不能走牺牲环境、耗费资源的老路,要从“制造大国”向“创新强国”升级,因此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中国的工业化和发展经验,可圈可点,得到多数非洲国家的认可。中国要以此“软实力”为契机,筑牢与非洲国家的兄弟情谊,共谋发展,共同繁荣,分享下一轮世界经济发展的果实。 钟大使说,中非关系是好的。我们在非洲面临的局面,大多数人歆慕,少数人嫉妒。这主要是老一代领导人长期奉行正确的非洲战略与政策的结果。正所谓“前任种树,后人乘凉”!我们这一代人,要从中非人民的传统友谊与未来长远发展的出发,勇于历史担当,为我们的后人种几棵树。 观察非洲问题,必须着眼于未来数十年世界的发展道路。非洲将来发展起来了,富裕了,究竟走西方的道路,还是靠近中国的发展道路?抑或开创自己的第三条道路?非洲体量太大,非洲15亿人口可以颠覆世界经济的天平,也可以改变世界价值体系的平衡。 立足现实,着眼长远,我们要从内心深处尊重世界各国的文化,尊重文化的多元性。惟其如此,才能读懂非洲文化。读懂非洲文化,理解非洲文化,我们才能更好地增强自身的软实力,增强中华文化的吸引力和感召力,从而夯实中非关系的文化基础与价值基础。 应该承认,当前读懂非洲的中国人不多,严格意义上的“非洲通”极为稀缺。要培养喜欢非洲,扎根非洲,长期在非洲生活、工作和调研的非洲研究专门人才。研究非洲,深入非洲实际,做长期的田野调查,是需要奉献精神和牺牲精神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在非洲面临的最大挑战,正是我们自己,正是我们对非洲知之不多,知之不深。中国社会科学院是国家的思想库和智囊团,在这方面大有可为。 钟大使还饶有兴趣地与参会学者热烈互动。 报告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主办,中国非洲史研究会和中国社会科学院非洲史学科承办。 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研究员主持报告会。他高度评价钟大使所做的报告,简要报告了世界历史研究所非洲史研究的情况,希望钟大使的报告为非洲史学科吹来一股清新之风,促进非洲史学科向前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原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廖学盛研究员出席报告会。除世界历史研究所相关学者外,来自中国非洲史研究会的专家学者等共计40余人,参加报告会,分享钟大使对非洲的亲身体会。

图片 10

图片 11

(亚非拉研究室 毕健康供稿)

与会专家

晏绍祥教授 韩宇教授 侯建新教授

2013年7月22日,我国资深外交官、原中国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先生,应邀到世界历史研究所作报告。报告的题目是“伊朗问题和中伊关系”。 华大使在报告中首先指出,伊朗具有独特的地缘政治和战略地位。 他说,伊朗是联结南亚次大陆、中东和阿拉伯世界的桥梁,又是沟通波斯湾、印度洋与里海、高加索及中亚地区的战略枢纽。伊朗控制着波斯湾北岸全部长达990公里的海岸线,以及霍尔木兹海峡以东480公里的阿拉伯海的海岸线,是中亚各国通向印度洋的唯一陆路通道,具有不可替代的地缘政治地位。伊朗是世界上唯一横跨里海和波斯湾两大油气富集区的国家,油气资源丰富,在世界能源版图上占有特殊地位。 伊朗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波斯人早在2500年前曾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超级大国,伊朗也是世界上少有的国土、版图、语言和文化2500年连续不断的国家。波斯文明对中国文化影响巨大,在所有外来文化中仅次于印度。 伊朗是中东地区唯一挑战美国霸权的地区大国。由于掌握了核技术和弹道导弹技术,加上其对伊拉克和阿富汗具有掌控能力,对叙利亚、真主党和哈马斯及阿拉伯心脏地带的影响力,使伊朗问题几乎涉及美国的“核心利益”。 伊朗是什叶派国家,建立了独一无二的政教合一的神权政权模式,具有强大的组织和动员能力。与此同时,伊朗构建了“美式”三权分立的半民主制度。 华大使深入分析了三对相互关联的双边关系——美伊关系、中伊关系和中美关系。 他说,伊朗核问题的核心是美伊敌对。美国动员国际社会对伊朗施压,终极目标是改变伊朗现政权。但是,中国与伊朗关系友好。1979年伊朗政权更迭后,伊朗问题常常是中美关系中的一个重要议题,美国因素已成为中伊关系中的一个重要障碍。一个独立、反美的伊朗是美国的心腹之患,有利于制衡美国的全球霸权。中国作为独立自主的发展中国家,在伊朗具有重大的经济利益,不可能和美国一道与伊朗为敌。中国不参加美伊之间的零和游戏,不能陷入美伊敌对的漩涡,又必须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这考验中国的外交智慧。加强中伊关系,就是增添我国对美的话语权。因此,伊朗不是中国外交的包袱,伊朗可以成为中国维护自己战略利益的重要平衡器。 关于中东变局对伊朗的影响,华大使谈了自己的观点。 随着美国发动的两场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失败及2011年阿拉伯变局的发生,美国对中东的主导权已经式微。而伊朗则在此过程中发展了核力量,影响力渗透到阿拉伯腹地地区,成为这些历史事件的赢家,可以说是“被崛起的国家”。伊朗势将走到中东舞台的中心,叙利亚问题、伊拉克问题、阿富汗问题,乃至巴以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伊朗的参与。美国要顺利实施战略东移,必须解决伊朗问题,要么改变伊朗现政权,要么改善与伊朗关系。如果是后者,中东地缘政治将发生历史性改变。 华黎明大使是我国第一批学习和通晓波斯语的高级外交人材,曾担任周恩来总理等第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波斯文翻译。1977年至1983年作为外交官常驻伊朗,亲身经历了1978—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1991年至1995年重返伊朗,担任中国驻伊朗大使。他对伊朗问题和中东问题有着亲身体验和长期的观察、思考,对中伊关系和世界格局有深入的研究和独到的见解。 华大使历任中国驻伊朗大使、驻阿联酋大使、驻荷兰大使,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邀研究员、中国联合国协会常务理事,不仅外交实践经验丰富,而且具有深厚的理论素养。他的报告见解深刻,分析透彻,引人入胜。在互动环节,华大使与我所研究人员进行了热烈而深入的交流。 世界历史研究所伊朗小组举办本次报告会。伊朗小组召集人、世界历史研究所亚非拉史研究室主任毕健康研究员主持报告会。伊朗小组所内成员、所内部分资深学者参加报告会。 出席报告会的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世界历史研究所原所长廖学盛研究员,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研究员。

图片 12

本文由平安彩票发布于平安彩票,转载请注明出处:钟建华:中国在非洲的机遇与挑战

关键词:

上一篇:“后伊核协议时期”的中国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